电子工程专辑
UBM China

虚拟现实技术?我一开始是拒绝的

上网日期: 2015年03月31日 ?? 作者: Jessica Lipsky ?? 我来评论 字号:放大 | 缩小 分享到:sina weibo tencent weibo tencent weibo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1.扫描左侧二维码
2.点击右上角的分享按钮
3.选择分享给朋友

关键字:虚拟现实? VR? 科技? Oculus?

我不是一个新科技玩家,甚至比较像是“卢尔德份子(Luddite,编按:19世纪英国反对工业革命的一群人)”,我通常会用质疑的眼光看待某种新科技,等到它因为工作需求或社会压力(例如社交网络、智能手机)而无可避免地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

通常一种新科技最让我(做为一个消费者以及一个科技记者)着迷的,是它将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并带来令人兴奋的人际互动或生产力新元素;因此当我参加一些研讨会看到那些“摇头”爱好者戴着某种虚拟现实(VR)护目镜,坐在椅子上旋转或是吊着脖子试图“看清”虚拟世界中某个遥远的角落,我虽然不太感兴趣又觉得很好奇。

我试戴过Sony的智能眼镜原型、Samsung与Oculus的VR装置,也玩过Microsoft的HoloLens,这种科技最让人惊艳的肯定是360度视角、丰富的色彩、自然的移动以及非常不错的画质; Sony与Google的智能眼镜所提供的功能有可能改变我们的日常生活,但Oculus那样的VR护目镜装置不但笨重、外观也不美;我曾体验过用Samsung的Gear VR护目镜游历虚拟的Facebook园区,很快就“晕车”了…我到现在仍很好奇,谁会需要这样的装置?

(电子工程专辑)
Samsung的Gear VR护目镜

我知道我不是这种装置的目标用户──在我仍冷眼旁观这种新科技逐渐被市场接受,像我弟那样的科技宅男可能已经很兴奋。不过最近我参加了在美国旧金山举行、Facebook主办的F8开发者大会,Facebook与Oculus的工程师都设法试图说服我。

在短期内,每个人都会关心虚拟现实是因为我们缺少视觉系统;在一场专题演说中,Oculus VR首席科学家Mike Abrash指出许多人眼与大脑功能在个别与交流上的缺陷,我们只能看到环绕我们360度场景的某个片段,有很大的盲点,而且我们的眼睛里是没有蓝色的感受体(receptor)。

“我们的视觉数据好像很丰富,其实是很惊人的稀少;我们的感知系统必须要做出假设;”Abrash表示:“我们所体验到的,无非是我们的头脑根据所看到的东西而推断的,而虚拟现实如果做得正确,确实是取决于观察者所看到的现实。”

这是某种《黑客任务(The Matrix)》等级的东西,但我从来没有关心过这部电影;不过我仍对于Abrash所展示的一系列让人产生错觉的视觉骗术着迷──那些错视案例大多数需要我们对色彩、尺寸、形状与方向的感知,我们的大脑与眼睛会不断校正并调整以建立这个世界──但实际上那些调整往往是不正确的。如果这种科学没有错,而且通常是这样,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有无法透过戴眼镜来矫正的视觉缺陷。

下一页:市场对虚拟现实的接受是不可避免的


1???2?下一页?最后一页





我来评论 - 虚拟现实技术?我一开始是拒绝的
评论:
*? 您还能输入[0]字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验证码:
????????????????
?

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
扫描以下二维码或添加微信号“eet-china”

访问电子工程专辑手机网站
随时把握电子产业动态,请扫描以下二维码

?

5G网络在提供1Gbps至10Gbps吞吐量方面具有很好的前途, 并且功耗要求比今天的网络和手机都要低,同时还能为关键应用提供严格的延时性能。本期封面故事将会与您分享5G的关键技术发展,以及在4G网络上有怎样的进步。

?
?
有问题请反馈
推荐到论坛,赢取4积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