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工程专辑
UBM China

更高期望值引发中国工程师的跳槽冲动

上网日期: 2005年12月06日 ?? 作者: Abbon Yan, 颜健 ?? 我来评论 字号:放大 | 缩小 分享到:sina weibo tencent weibo tencent weibo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1.扫描左侧二维码
2.点击右上角的分享按钮
3.选择分享给朋友

关键字:薪酬调查? 跳槽? 薪酬? 满意度?

接到编辑部的采访电话时,在北京一家分销商担任现场应用工程师(FAE)的何先生刚离开原来的公司,准备第二天到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元件分销商安富利公司报到。这次跳槽给他带来的回报是更高的职位、更高的薪水以及原来公司没有的福利。与他类似,2005年中国电子行业薪酬和职业发展调查显示,在过去一年中有近1/5(18.9%)的工程师换了工作。

工程师跳槽的原因很多,从他们对当前公司和职业的满意度上,我们可以看出端倪。这次调查显示,对自己公司和职业感到满意的占19.9%,认为一般的有65.5%,感到不满意的占14.6%。也就是说,大部分人对自己的工作只认为一般,而感到满意和不满意的都是少数。

为了更一步剖析结果,我们根据被调查者的公司性质进行了交叉分析。结果显示,工程师满意度从高到低依次是纯外资、合资、国有和民营企业(见图1)。其中,民营企业员工的不满意度最高,达到16.1%。

尽管中国电子行业一直保持高速发展,但参与调查的工程师中有近一半(48.5)人抱怨收入偏低,并将此列为工作上的最大困惑。或许,我们可以认为,这部分工程师都是潜在的跳槽者。那么,他们将采取何种途径来改变自己的职业前途呢?

外企员工最想跳槽?

在回答这个问题时,27.2%的被调查者首选更换公司(见图2)。通过交叉分析,我们意外发现32.1%的纯外企员工选择了更换公司,远远高于合资(26.2%)、国有(19.3%)和民营企业(26.4%)的相应比例(见图3)。为了印证这种情况,我们分析了各类企业员工在职业生涯中的平均跳槽次数。图4显示,纯外资企业的跳槽指数为1.5,与民营企业并列榜首,其次是合资企业,而国有企业员工平均跳槽不到1次。

为什么满意度最高的企业却有最多员工想跳槽呢?怀着这种疑问,我们从调查样本中有针对性地选取了部分外企人士进行了电话采访。在一家领先的半导体公司担任设计经理的唐先生表示,这跟个人的期望值有关。“现在是满意了,但公司并不总能满足你的目标。”他说。在他的情况,遇到的问题是顶头上司来自新加坡,因而个人升迁比较难。这在外企是很常见的问题,他认为到别的公司有可能走上更高层的岗位。透过这个个案,我们可以发现,外企员工普遍对自己有更高的期望值,因而容易产生跳槽的想法。同样就职于某家IC巨头北京分公司的李先生的话可能反映了大多数外企人士的心态:“我并没有很大的冲动想换公司,但如果有更诱人的机会,我就会跳。”

按行业来看,从事电子元器件、医疗/测试仪器、工业控制行业的工程师最想转换行业,而设计服务、IC设计/制造/封装以及汽车电子的从业人员的转行欲望是最低的(见图5)。这个结果与各行业的平均收入有直接关系。IC和设计服务业的平均薪酬在各行业中遥遥领先,而且IC设计/制造/封装和汽车电子在大陆均属于朝阳产业;设计服务业随着中国制造商介入手机、MP4等新兴行业,也是炙手可热。医疗、测试和工控行业的薪酬在行业中排行末尾,因而从业工程师转行欲望强烈也容易理解,至于收入不错的元器件行业的工程师也想转行就值得分析了。

东莞的范先生在一家台资企业从事磁性元件的设计研发工作,他对公司的福利待遇表示满意,但就工作而言,因为产品单一,所以知识面窄,接触不到领先技术。另外,半导体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他担心自己设计的这些元件有一天会被取代。事实上,像他这样的案例并非少数。我们的调查显示,22.1%的工程师忧心行业发展前景,这是他们希望换行的主要因素。江苏的彭先生服务于一家世界领先的PCB检测设备制造商,但他表示,PCB行业已经进入低成本竞争时代,利润很低。由于公司最近收购了一家医疗电子厂商,他希望籍此有机会进入医学检测这个新兴的领域。与他们两位一样“思想动摇”的还包括从事DVD、小灵通、PC制造和研发的工程师。

相比之下,从事IC和设计服务行业的工程师可谓称心如意。近几年,中国的家电、PC制造商“忘我”地投入手机行业,一番昏天暗地的拼杀后,结局是几家欢乐几家愁,但不管制造商是否赚到钱,为他们提供整体解决方案的第三方设计公司着实挣得盆满钵满。上海做手机方案设计的尤先生表示,公司去年业务非常好,今年虽然一般,但也还不错,内心的满足溢于言表。

以前做汽车电子开发的小甘今年刚跳到一家做DSP方案开发的公司,不仅薪水翻了一倍,而且福利也上了一个档次,可谓成功转行的范例。小甘表示非常看好设计服务业的前景,特别是以前用单片机的应用现在转换成DSP。

内部换岗是另一条出路

不过,总的来看,转换行业并不是工程师的主要选择。事实上,选择转换工作性质的人(14.0%)比选择转行的人(5.9%)高出8个百分点,这主要是因为跨行业跳槽的风险较大,所以某些人尽管不看好行业发展,但也不敢贸然转行。在国内某著名机顶盒供应商担任制造部门经理的一位先生表示,自己今后将谋求“向左走、向右走”的横向发展。“想转换工作性质,但在公司内部比较好。离开机顶盒行业,从零开始并不是很好的选择。”他说。与之类似,在深圳某家电源企业担任品质测试部门经理的游先生表示自己也曾考虑过其他行业,但很难转行,因为做新的行业,职位低,薪水低。

无独有偶,刚毕业的小王也想在公司内部换岗。他就职于一家苏州的台资企业,是全球排名前三的笔记本电脑代工厂。“因为我们负责的天线模块是直接从其他供应商购买的,所以在目前部门学不到技术,”他介绍说,“我想换去做主板设计,可以接触公司的核心技术。”不过,他并没有想过跳槽。他坦言:“在公司内部换岗的成功机率大,而外面不好找工作,特别是对于刚毕业的人。”

据他透露,毕业之前,他曾签约日月光半导体,但这家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封装测试厂上半年遭受火灾,遂与他们解约,这也令他与半导体行业失之交臂。但现在他不考虑转向半导体。“因为个人兴趣集中在电子方面,宁可收入少,也要做自己喜欢的行业。”他说。

关注研发人员的流失

所以,换不换工作还与个人的兴趣、性格和能力有很大关系。调查中,10.2%的回复者表示个人特点不适合当前工作。这部分人迫切的想法是转行工作性质。图6显示,最想转换工作性质的前三个岗位依次是品质与测试管理、维护/技术支持、制造/生产/后勤,而从事公司战略管理和设计研发的人员对转换工作性质的欲望较低。游先生在7年多的职业生涯中曾换过5家公司,从工程师一直做到部门经理。结合自己的切身经验,他给同行的忠告是:“从一开始就要注意自身的定位问题,根据个人性格、能力和兴趣爱好决定未来的发展方向。例如,如果你希望稳定就适合做研发;如果希望挑战并擅长与人交往则可以做销售。”

虽然从事研发的工程师较稳定,但小甘是从研发转做技术支持的反例。他在之前的公司是从事汽车防抱死系统的研发工作,转到新公司后负责技术支持。他认为新岗位更具挑战,可以锻炼跟人交往的能力,而设计开发工作主要是跟各种仪器和元器件打交道。他还对自己有清晰的职业规划,打算先再做几年技术支持,对技术更精通并锻炼了人际交流的能力后,希望朝市场的方向发展。

而福建某家著名家电制造商担任设计工程师的Kevin讲出了许多研发人员的心声,更值得引起设计界的重视。Kevin表示,自己先后从事过手机、小灵通和ADSL设计,但现在不想再做设计,因为“国内不同厂商的设计雷同,大家都在拼成本。为了降低成本不惜削减功能或使用便宜但不一定可靠的元件。”其结果是导致研发人员的设计创意得不到完全发挥,因而没有工作满足感,逐渐失去工作乐趣。

中国设计能力的提高有赖于能够安心下来做研发的人才,因此这一现象值得引起本土制造商的警惕。本土厂商应该通过增强技术培训等手段来防止研发人才的流失。

跳槽后的状态分析

无论是想转换公司,转换行业还是转行工作性质,为了给中国工程师一个参考和指引,我们特别分析了去年工程师跳槽后的状态。具体做法是从总样本中抽取了在过去一年中所有更换过公司的被调查者的样本,然后进行分析。

当然,首先最令人关心的是这部分人跳槽后的薪水涨幅如何。图7(a)显示,13.3%的跳槽者取得了20%以上的薪水涨幅,这一比例比总样本的比例(8.3%)高出一截(图7b),显然要归功于跳槽的效应。不过,总的来看,仍有近一半(48.4%)的跳槽者只取得1-10%的薪水涨幅,而涨幅为11-20%的人员比例与总样本的情况是一样的。另外,在所有薪水涨幅超过20%的被调查者当中,只有不到1/3的(30.6%)的人是新跳槽者,也就是说近7成的人并不是通过跳槽取得不错的薪水涨幅。

再来看看跳槽后的满意度。通过比较,我们发现最明显的变化是这部分人的整体满意度上升2.5个百分点,但仍有65.2%的跳槽者表示对新工作感到一般(见图8)。

从这两项分析得出的结论是,跳槽可以改善工作状态,但并非通往高薪的唯一捷径,因此工程师应该考虑清楚再做去留抉择。

另外,调查显示,大多数人跳槽时最看重的是总现金收入、是否有机会学习新技能以及将来获得提升的机会(见图9)。

最辛苦≠最高薪

如果我们将每周工作时间超过50小时的人的比例作为衡量某个行业辛苦程度的指数,那么交叉分析显示,辛苦指数最高的三个行业分别是消费类电子(40.4%)、计算机系统(38.2%)和设计服务(36.4%),而最低的是医疗/测试设备(18.4%)、汽车电子(26.8%)和工业控制(27.3%)行业(见图10)。显然不难发现,加班的多少与收入并没有成正比关系。消费类电子和PC领域的从业人员虽然加班时间最长,但收入并不及IC和设计服务业。这充分说明,这两个行业在中国已经进入成熟阶段,是竞争最激烈的领域。

按职务进行的交叉分析显示,职位越高,辛苦指数也越高。分别有近一半(41.3%)的首席技术官/总工、41.0%的部门经理和37.9%的主管/项目组长每周工作时间超过50小时,这比高级工程师(30.5%)和工程师(21.9%)的相应比例高出一大截。

总体上,几乎有1/3(33.1%)的被调查者每周工作50小时以上。我们可以拿这个数据与发达国家做个比较。2005年EETimes的工程师状态调查显示,有26%的美国工程师每周工作50小时以上, 22%的欧洲工程师每周工作50小时以上,而日本有高达60%的工程师每周工作至少50小时。可以发现,中国工程师比欧美工程师工作辛苦,但相比日本同行的境遇又要好很多。

五个城市的比较

为了分析地域差异,我们从总样本中抽取出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苏州共5个城市的样本做了更进一步的分析和比较。

五个城市的工程师平均收入排行榜如图11所示。上海成为首个年薪达到6位数的城市,遥遥领先,与紧随其后的北京、深圳拉开距离。

再来看看5个城市的工程师对公司和职业的满意度状况。为了具有更广泛的代表性,我们将表示一般和满意的都归为基本满意,以此为指标来衡量某个城市工程师的工作满意程度。结果如表1所示。另外,我们还统计了各个城市工程师平均跳槽次数(表2)。深圳和广州明显高于其他三个城市,反映出这两地工程师流动性大的事实。

作者:颜健

图1:各类企业的工程师满意度。

图2:未来一年,您希望采取何种途径改变自己的工作状态?

图3:同一类型企业中想转换公司的被调查者的比例。

图4:不同类型企业的工程师平均跳槽次数。

图6:按职别,想转换工作性质的被调查者的比例。

图7:(a):在过去一年中转换了公司的被调查者的薪酬涨幅;
(b):2005年所有被调查者的薪酬涨幅状况。

图8:跳槽后的工程师的工作满意度。

图9:寻找新工作时工程师最关心的事项列表。

图10:按行业,每周工程师超过50小时的从业人员的比例。

图11:五个城市的工程师平均收入比较。

表1:工程师满意度最高的城市排行榜。

表2:跳槽最频繁的城市排行榜。







我来评论 - 更高期望值引发中国工程师的跳槽冲动
评论:
*? 您还能输入[0]字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验证码:
????????????????
?

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
扫描以下二维码或添加微信号“eet-china”

访问电子工程专辑手机网站
随时把握电子产业动态,请扫描以下二维码

?

5G网络在提供1Gbps至10Gbps吞吐量方面具有很好的前途, 并且功耗要求比今天的网络和手机都要低,同时还能为关键应用提供严格的延时性能。本期封面故事将会与您分享5G的关键技术发展,以及在4G网络上有怎样的进步。

?
?
有问题请反馈
推荐到论坛,赢取4积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