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工程专辑
UBM China

就业机会受中印冲击,欧美工程师在“高薪”中焦虑不安

上网日期: 2005年09月08日 ?? 我来评论 字号:放大 | 缩小 分享到:sina weibo tencent weibo tencent weibo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1.扫描左侧二维码
2.点击右上角的分享按钮
3.选择分享给朋友

关键字:外包? 工程师? 工作岗位? 就业机会?

电子工程专辑(EETimes-China)的美国姊妹刊物EE Times日前针对美国、欧洲与日本各地的工程师所作的一份薪资与工作情况的调查发现,原来这些国家令人艳羡的高收入工程师们也有不少烦恼、苦闷与担忧……

一个周六的夜晚,Bob Yocom正以轻快的节奏地打鼓。他目前是Agere Systems公司的ASIC设计工程师。打从青少年时期开始,他就一直是一位业余音乐爱好者。他说:“打鼓和电子工程虽然有时看来完全相反,但打鼓却经常成为我在工程工作兴趣上的一种延伸。我对这两者都充满着高度的热情。”然而两相比较之下,设计工作的收益往往更为丰厚。

Yocom的年薪在去年增加了一万美元。由于他过去曾在LSI Logic工作多年未曾调薪,加上后来遭到解雇与其后16个月的失业记忆犹新,Yocom体认到加薪着实让人感到受宠若惊,“他们只要支付我过去在LSI时薪资所得的几分之一就够了。”

在他找到新的电子工程工作之前的那段黑暗期,“我让自己完全地放松在音乐的录制与演奏中,”他说。Yocom后来成为Agere公司硬盘控制组的成员之一,终于回到了工程工作中。“Agere让我重新找回被看重的信心,”他说。“当团队所研发的产品被成功地推向消费市场时,心中也会感到相当的满足与值得。”

2005年工程师地位调查

然而,在EE Times所作的“2005年工程师地位调查”中,像Yocom这样在快乐中却暗藏着焦虑感的,还只是众多工程师的共鸣之一。原因之一便是外包工作的情形愈来愈多。Yocom表示,“从2003年的裁员后,我才了解到许多我所能胜任的工作都已经被转往美国本土以外的国家去了。”

根据EE Times的调查发现,美国工程师最为关切的议题是对工作的安全感与失业问题(68%),海外外包制(6?%)、专业要求与对日常生活的影响(或工作/生活的均衡,6?%),以及美国大学、中学与小学科技教育的品质。“我记得小时候学校常常强调,‘好好学习数学与科学,长大以后作个航天员’,那真是令人感到兴奋啊!”Yocom质疑现在的小孩子们是不是还有同样的动机与抱负。

事实上,有73%的美国工程师指出,小学和中学应该要更重视科学与数学教育,56%的受访者则认为大学必须更为加强各学科领域的基础科学。曾在华盛顿大学担任教职、而现为波音公司资深工程师的Alan Waggoner指出,“美国中小学的技职教育动机与内容都出了问题。”

这项调查发现工程师们一方面得在工作效率与提升报酬间疲于奔命,另一方面还要担心工作委外的威胁。他们正生活在与Bobby McFerrin那首有名的松弛音乐歌词相反的“Worry、Be happy”的矛盾中。

欧美日工程师现况

今年,仍有许多值得快乐的事。根据EE Times分别在欧洲、美国,以及日本三地的调查,透过2,185位美国工程师、255位欧洲工程师,以及783位日本工程师的回复中发现,电子工程师们仍十分乐在工作中。他们畅谈着如何在工作以外的个人兴趣方面运用时间与金钱。此外,根据调查所得到的回复,以及个别的意见表达与人格特质,也可了解到许多目前的工程师现况。

从薪酬的观点看来,目前的情况还算不错。参与本项调查的美国工程师平均年薪约有99,000美元,较去年的93,000成长不少。74%的受访者底薪都调高了,较去年的69%还多。“我的薪水增加了15%,比过去任何一年的薪资还多。我当然很高兴啰!”一位家电公司的工程师说。

只有2%的受访者年薪减少,较去年的统计的4%还少。约有46%的受访者年薪达到了100,000美元以上,较去年调查结果的38%更为成长。加上奖金和超时报酬等收入累计达到了6位数以上的美国工程师占了一半以上,比去年的44%更多。今年有60%的受访者表示获得了奖金,也去年的数字更为提高。其中,13%的受访者表示得到了20,000美元以上的奖金,而18%的人也有10,000美元以上的奖金。

工作满意程度也相当高。“我喜欢设计芯片,而且我喜欢与其它聪敏机灵的人共事”,一位在AMD波士顿设计中心从事K8处理器修复工作的资深设计工程师James Tau说。James Tau过去一年中由于工作转换年薪增加了12%,是2005年初调查中年薪增幅最高的前12%。24%的美国工程师在过去一年中也得到了工作上的晋升,或更好的工作职掌,84%的工程师均表示对于其职务相当满意。

工程师们为何忧虑?

那么,究竟有什么问题呢?由于产业近来的不景气与伴随而来的裁员问题、中国与印度电子产业快速发展所造成的威胁,以及美国在政治、经济与技术实力的地位日渐衰退等原因,不断造成工程师们更多的忧虑。

“认清了一个事实,我的工作可能随时会被转移到一个成本更低的国家,”一位在美国工控公司的电子工程师表示。这些顾虑加深了对于工作安全感、公司稳定度,以及未来无论是在美国与海外,对于电子工程师这份专业的恐惧。

“年轻工程师缺乏整合的知识,”一位美国工程经理表示,“我称它为知识岛(islands of knowledge):他们只了解个别领域,但并不具备如何整合各工程学领域的概念。”

某些顾虑并不仅限于美国。“元件制造的海外外包有助于降低成本,但品质也必须密切控制。因此,随着英国技术中心的减少,我也感到相当担心。”位于英国Falmouth的Watson-Marlow公司中一位电子工程师如此表示。

海外的外包制使得雇主产生了电子工程师便是“商品”的印象,菲律宾Yoh Services公司行销与策略副总裁Jim Lanzalotto认为,“这是严重的错觉。好的电子工程师并不是商品,因为,对于客户与经理而言,他们是可提供能力与专业的重要人才资源。但是,工程师们必须要能够显示出自我的价值,以避免被商品化。”

在欧洲所作的调查中,55%的工程师关心工作保障和失业问题;54%的受访者则关心海外的外包制度。有43%的日本受访者均指出他们的公司在去年将工作转向了海外,而也有18%的人认为这种外移次数渐减。此外,虽然大部份的欧洲电子工程师调查结果显示出均拥有丰厚的薪资收入,但65%的欧洲工程师仍表示关切薪水的问题。61%的受访者底薪均有增加,而且48%的受访者还领有奖金,这与去年60%的人薪水增加,44%的人获得奖金的数字大致相同。

欧洲工程师的平均年薪为69,000美元,较去年的6?,000美元更为成长。大约有10%的受访者年薪在100,000美元以上,14%的受访者评估其所有报酬收入总计达到100,000美元以上。而去年的调查则仅有9%的欧洲受访者收入达到100,000美元以上。

36%的日本工程师表示过去一年间底薪有所增长,38%的人则维持相同的薪资收入。这项数据也显示出日本工程师的薪资增加幅度较欧洲与美国更低。工作满意程度也更低。去年薪资达100,000美元以上的日本工程师有17%,该百分较欧洲更高,但远低于美国的54%。

各地工程师的工作满意度不同

而对于工作的满意度在世界各地各有不同。75%的美国工程师认为他们的地位与其它专业工作一样或者更好。61%的欧洲工程师也认同此点。但在日本,只有46%的受访者认为他们的地位与其它专业工作一样或更好。

对于雇主的看法大致上也具有类似的模式。78%的美国工程师对于自己的公司评价良好,欧洲则有69%的受访者认同此点(较去年的76%还少)。而在日本,58%的受访者对于雇主持正面评价。此外,就电子工程师的工作量负担情形来看,24%的美国工程师表示他们的雇主希望他们能日以继夜工作随时待命,19%的欧洲工程师也有相同的看法。

“当我应该在休假时,曾被临时要求连续在14天内,每天工作13小时。那真是难熬的一周。”一位工程师说。“我很少在家中被临时召唤,因为我大部份的时间都已待在公司工作了。”另一位美国工程师则说,“我必须每天很早开始工作,但很晚才下班,而且如果工作需要的话,周末假日,甚至长假期间都得工作。”

“由于人员编制不足、公司规模的“适型化”(right sizing),我们常常必须不计代价的超时工作(夜间、周末与假日),以便符合工作期限的要求。”另一位工程师说。“当然,这可能会使得有经验的人才殆尽,甚至离开,而让更多的工作量加诸在其它人身上。”

无论是否因为公司适型化或其它因素,人员编制不足的确是一个普遍的怨言。56%在美国工作的工程师们指出该公司人员的短缺,欧洲的情形也差不多,大约有49%的受访者指出了这种短缺的情形。日本的情况更糟,88%的受访者说他们的公司需要更多的工程师。

“我们有两个生产线轮替调度,但却只有我一位生产工程师在设法维持其运作,”欧洲的一位主管表示,“由于过度且连续的工作量,我经常没时间喝杯茶或吃午餐休息一下。”

超时工作的情况在日本最为严重。18%的日本工程师平均每周工作超过60小时,另外42%的受访者每周工作至少50小时,只有5%的受访者平均每周工作少于40小时。在美国,5%的工程师每周平均工作60小时以上,21%的受访者每周工作约50小时以上,只有2%的受访者每周工作40小时以下。在欧洲,有19%的工程师每周工作少于40小时,4%的受访者每周工作60小时以上,18%的受访者每周约工作50小时以上。

新进员工VS资深工程师

此外,当工程师们评估其它新一代的年轻同事与其技能时,对于其教育、技术能力和长时间的顾虑与看法则更趋于一致。

“事实上,所有新聘用的员工都不太了解,或者具备实际的硬件设计实务经验。很少有新进人员了解在PCB上布局IC时的外在限制,他们也不太具备一般PCB建置等技术能力,”一位受访者表示。“然而,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新进人员常会有这样的情形。”

“新工程师?别开玩笑了!”另一位工程师说,“我们公司还在解聘有经验的工程师呢!”

后记

作为中国的工程师,你认为自己是高薪一族吗?你对目前的工作及薪资满意度如何?未来又有何规划?你觉得你快乐吗?什么事情会令你快乐?又有什么事情让你感到焦虑?欢迎将你的感想体会发到这里跟大家一起讨论!

附:已有一位工程师朋友写下他的精彩体会:首先,我是一个数学专业的毕业人员,我在数学学科学习了9年,一直到博士毕业。我进入了一家大型IC设计公司属下的软件子公司,开发基于嵌入式系统的通讯软件,我负责音频的算法的开发,事实上对我而言确实有“islands of knowledge”现象.....







我来评论 - 就业机会受中印冲击,欧美工程师在“高薪”中焦虑不安
评论:
*? 您还能输入[0]字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验证码:
????????????????
?

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
扫描以下二维码或添加微信号“eet-china”

访问电子工程专辑手机网站
随时把握电子产业动态,请扫描以下二维码

?

5G网络在提供1Gbps至10Gbps吞吐量方面具有很好的前途, 并且功耗要求比今天的网络和手机都要低,同时还能为关键应用提供严格的延时性能。本期封面故事将会与您分享5G的关键技术发展,以及在4G网络上有怎样的进步。

?
?
有问题请反馈
推荐到论坛,赢取4积分X